村官刘延昌腐败谁来管,某让苍蝇成大害(转载)

2019-04-13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
浏览

  —题记:武安市店子村党总支书记刘延贪污猛于虎

  农村基层政权,是党和群众联系的纽带和桥梁,是社会主义稳定发展的基石。然而,近几年一些地方基层政权大多被“村霸”和宗族恶势力所挟持,有些村官宛如“土皇帝”,将村集体视为自己的“领地”,不讲理,不讲法,胡作非为,横行乡里,使基层矛盾越来越突出,严重侵害了农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。

  近日,我们接到河北省武安市武安镇店子村村民郝祥善 、贾凤奎等 代表的实名举报:河北省武安市武安镇店子村刘延昌贪污腐败案例,多次向中央、省市县纪委多次举报投诉无果,我们现将刘延昌贪污腐败的部分材料公布如下,让世人看看是否如纪委有关人员说的那样证据不足,还是有意包庇?敬请品评:

  2013年,武安市新华大街向南延伸公路工程项目,需占店子村村民土地,市交通局给店子村拨款180万元补偿款,至今村委会没有给民兑现,此款去向不明,市交通局有账可查(请找市交通局翟科长调查)。

  店子村党总支书记刘延昌虚报坟墓,大发死人之财


  2014年8月份,武安市要征用店子村东地约300亩,作为政府储备用地,在这些耕地中间,有部分村民坟墓需要迁移,武安市有红头文件规定,按每个坟头补助一万元(夫妻合葬墓)多一口棺材另加1000元,明葬墓补助2500元(一口棺材)重点要求迁移坟同时必须具备下列部门监督,一、市财政局负责人,二、土地局负责人,三、村委会负责人,要求是严格的,店子村书记刘延昌不顾党纪国法,目无政府文件规定,利用手中职权之便,大发死人之财,和征迁办有关人员狼狈为奸,瞒报、虚报、114座坟墓,从中非法获利,盗取国家国库资金高达50余万元,刘延昌自己用挖掘机故意挖坑造假,有实际录像为证,另外刘延昌在村民房用本,租用二队村民土地上挖坑,造假两座坟,举报人有录像为证,这是铁的事实,铁的证据,请给予严办惩处。2017年新华大街经南环路延伸公路期间,占用店子村部分村民耕地,刘延昌利用手中职权,给郝丑某(小舅的)家瞒报了27座坟头,每座坟1万元,共计27万元,给了郝丑某变为已有。店子村书记刘延昌,在2018年春节前夕仍不收敛,年终发放村民干活工资时,私自给自家亲戚郝允某9000元(妹夫)刘义某15000元(亲兄弟)王振某1500(亲姐夫)同时给社会闲杂人员崔红某40万元,刘延昌敢向村民公布吗?请严查为盼!
  村霸支书 刘延昌多次殴打村民,村民敢怒不敢言

  2015年6月7日在村委会办公室,村书记刘延昌指使史更某和黑社会温永某,将店子村村民贾风奎打伤住院,后经派出所调解,赔偿贾风奎4.5万元,不包括医疗费派出所有案底。


  

村官刘延昌腐败谁来管,某让苍蝇成大害(转载)




  2015年11月10日刘延昌指使社会痞子温永某,在村委办公室第二次打贾风奎住进医院,赔偿了2.6万元,派出所有案底。2017年刘延昌利用黑社会痞子势力,对店子村村民杨成堂、杨荣、赵东的爱人大打出手,派出所有案底。

  

村官刘延昌腐败谁来管,某让苍蝇成大害(转载)



  对店子村村民郝建立,在村委会办公室进行殴打头部大量出血晕倒在地,送到医院抢救出院后经派出所调解,赔偿了郝建立6000元,派出所有案底。


  以上种种暴力殴打村民的案件经常发生刘延昌是一个典型的村霸,土匪书记光天化日之下敢殴打村民行为,在村民中引起了强烈愤慨。

  店子村党总支书记刘延昌30次严重违背了党中央“八项规定”。


  

村官刘延昌腐败谁来管,某让苍蝇成大害(转载)





  2015年担任村书记以来店子村每次召开党员大会时,全部给每人发30元红包,三年以来每年召开数十次党员大会,三年来合计30次严重违背了党中央“八项规定”。

  店子村书记刘延昌利用职权 修村西大破之际,把南岸桥梁路北岸5亩集体耕地卖给崔红某,由崔红某把钱转给刘延昌,没有向村委会交过一分钱,请给严办。店子村村书记刘延昌把村东集体土地,以每亩1250元价位租给社会闲散人员崔红某20亩,从来没有召开村代表大会党员大会,更没有招标,自己说了算。

  店子村书记刘延昌变着戏法,将村西碑坊东30平米土地让史更田、郝满庆买下,然后村委会以15万元买回来,变着法贪污集体钱财。

  店子村书记刘延昌、村副书记史密田收到多次处分,为什么不在村党员大会上宣布呢?违背了党章规定,为了贪污方便担任村书记以来,从不设村民理财小组。

  店子村村书记刘延昌2014年11月10日担任村书记,到2015年11月1日利用职权,店子村每个季度给刘延昌钩机费用8万元,不管干活不干活每季度全付有明细可查。

  自从刘延昌担任书记三年来,店子村大工程、小项目从不招标,不开大会,不按村委法律章程办事,目无党纪国法,三年来店子村村民每年发放中秋春节福利全部由刘延昌独揽,别人不允许,村委会所有商品由亲小舅子郝丑田购买每年达到100万元,高于市场价很多,有据可查。